字級
  • 小
  • 中
  • 大
:::

快速連結(參考資料)

:::
現在位置首頁 > 警政宣導 > 政令宣導

2017伊斯蘭國威脅仍在且強

  • 點閱:224
  • 分享: Facebook Twitter plurk
    • 資料來源:總局保防科
    • 更新日期:2017/08/17

    2017伊斯蘭國威脅仍在且強
    法務部調查局專門委員 陳能鏡


    摘要:

    伊斯蘭國領土日漸喪失,不再可能發動大規模恐攻,但受到暴力意識鼓舞的個人,以及返鄉的外國聖戰士,仍將伺機發動攻擊,對各國國家安全仍具重大威脅,亦衝擊我政府新南向政策。

    壹、軍事反擊,哈里發國瀕臨瓦解
    伊斯蘭國(IS)前身「獨一真主與聖戰組織」屬蓋達組織分支,利用伊拉克宗派衝突及政府貪瀆腐敗而坐大,2011年更趁敘利亞內戰,蠶食鯨吞領土,2014年6月宣布「建國」,定都於敘利亞拉卡市(Al-Raqqa),該市成為中央指揮中心,伊拉克的第二大城摩蘇爾市為「陪都」,利比亞的蘇爾特(Sirte)為「備胎首都」,一旦伊、敘失守,則轉進蘇爾特,圖謀再起。
    2015年11月的巴黎恐攻案強化西方國家殲滅伊斯蘭國的決心,西方國家採取強力空中轟炸以支援及掩護當地國地面部隊之戰略,同時對敘、伊及利三國境內IS據點展開攻擊,步步向前述三都包圍進逼。首先於2016年8月2日攻進備胎首都蘇爾特,隨後摧毀IS的總部,但遭到IS聖戰士頑強反抗。
    2016年10月17日,以伊拉克政府軍為首聯軍展開對摩蘇爾市的攻擊,同年11月6日阿拉伯—庫德族聯軍亦大規模攻擊拉卡市,雙城戰役都採取先包圍孤立再進城解放的戰術,在美國空中轟炸支援下,均能迅速攻占城市周邊村莊及小鎮。

    貳、領土喪失,仍具威脅
    一年前,IS是地表武力最強大、經費最富足的恐怖組織,但在美、蘇等國強力轟炸下,領土、油田、銀行金庫已喪失泰半,赴敘、伊的外國聖戰士亦急速陡降,依美國國防部說法,已由2015年早期每月二千人降為日前每月二百人;至於宣傳影片,依美國西點軍校反恐中心報告,由前年七百部降為去年二百部,今日的IS雖為維持正常運作而掙扎,但其威脅性仍在且強,其原因分述如下:
    一、激進意識延續數代:英國負責國內安全及反情報的軍情五局局長帕克局長接受英國「衛報」專訪時表示,伊斯蘭激進分子的威脅是持久的,在英國境內約有三千人接受伊斯蘭激進意識的本土暴力分子,且於過去3年中曾發動12件恐攻未遂案。另在伊、敘戰區企圖對英國煽動恐攻的IS戰士的外國聖戰士有4萬人來自85國,返回母國者部分仍有興趣繼續執行恐攻任務。
    二、不安及內戰仍滋養恐怖主義:伊拉克政府軍貪腐嚴重,吃空缺、扣軍餉,士兵叛逃,人力不足,無法獨力作戰,只得借重庫德族戰士、什葉派民兵及遜尼派部族戰士,但各方的敵意及不和存在已久,歷經此次戰亂,益加難解。至於敘利亞內戰,涉及代理人戰爭及教派領導權,更是複雜難解,中東仍將動亂不安,持續滋養伊斯蘭激進主義。
    三、川普政策弱化全球反恐聯盟:川普意外贏得美國第45任總統大選,任內將採行保護孤立主義,以美國本土為優先,不再充當世界警察,緊縮海外反恐戰線龐大軍費,勢將弱化全球反恐聯盟,帶給IS等恐怖組織喘息及再起機會。另一方面,IS為彰顯存在感及繼續吸引年輕人加入,勢將加強指揮全球孤狼恐怖分子發動本土恐攻。

    參、在東南亞之發展衝擊我新南向政策
    新政府執政後,為反制我國在經貿上過度依賴中國大陸,力推「新南向政策」,鼓勵國人、廠商前往東南亞、南亞國家投資、工作及人才交流。此際,相關各造應將恐攻、海盜、反華暴動、排華運動等列為投資風險、旅遊平安的評估指數,以確保生命及財產安全。
    據「國際海事局」(International Maritime Bureau)統計,全球超過1/3海上攻擊或攻擊未遂事件發生於東南亞,該區已取代東非,成為全球海盜最猖獗地區,菲律賓恐怖組織「阿布薩亞夫」(ASG)是最大主謀。國人記憶猶新的臺商張安薇綁架案,幕後主謀亦是阿布薩亞夫組織。
    除了海上及陸上綁架人質外,ASG另一項生財工具是向商家或個人強徵「革命捐」(Revolutionary Taxes),每月向商家收取100美元至200美元不等之保護費,個人則徵收80美元。
    菲國境內至少有4個恐佈組織向IS宣誓效忠,經過年餘的討論與協調,IS於去年1月正式宣告,成立「菲律賓伊斯蘭國」,統合各組織,並以ASG在巴西蘭島的頭子Isnilon Hapilon為總首領。
    在馬來西亞,已有7個恐怖組織與IS有關連。去年1月,馬華公會總主席廖中萊甚至警告,IS企圖滲透當地華人社會,傳布恐怖主義,也企圖召募當地華人穆斯林,達到擴大影響力的目的。至於印尼,澳洲司法部長去年12月曾警告,IS夢想在印尼建立一個遠方哈里發國,夢想成真的可能性不高,但經過去年1月的雅加達恐攻案,至少證明IS已在印尼建立永久性的根據地,另去年11月4日雅加達數十萬穆斯林反省長鍾萬學的示威遊行,證明了激進伊斯蘭基本教義派的當道。另新加坡總理李顯龍前年5月即坦言,東南亞已成為IS的主要召募中心,威脅不但在遠方,也在近處,東南亞地區正面臨IS嚴重的威脅。
    據統計有六百名至一千二百名東南亞青年前往中東加入聖戰行列,並於2014年9月編組為「馬來群島大隊」(Katibah Nusantara),成為IS武裝部隊之一,也是IS在東南亞擴張勢力的前鋒部隊。他們一旦返國後,將宣傳激進意識、教授作戰技能、招募人員及策劃、發動或呼應恐攻。
    IS在去年6月間已發行馬來語版定期宣傳刊物,企圖激化印尼、馬來西亞、新加坡等國年輕人,先默化為支持者(supporters)或同情者(Sympathizer),進而型塑為潛在的恐怖分子(Potential Terrorist)。在東南亞地區,IS的支持者恐達數萬人。

    肆、結語
    傳統恐怖主義以民族主義為論述基礎,獨立建國是其終極目標,恐攻只是其手段之一。但今日恐怖主義植基於意識形態,以無差別殺人為目標,「受害人不確定性」(Victimization Indiscrimination)是其最顯著特徵,已歸類於新興跨國犯罪,我國應加強國際合作以交換恐攻預警情資外,亦應在推動新南向政策時考慮海盜、恐攻等威脅,將安全因素列入評估變數之一。

    <出自清流雙月刊106年1月號>
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110勤務指揮中心網路報案:tcpb7422000@tcpb.gov.tw 網路報案
                       臺中市政府警察局全球資訊網 版權所有 © 2010 網站最佳瀏覽解析度設為 1024x768 以上、IE 6.0 版本以上